试问如此简陋的环境,如此不安全的车辆,是怎样进入银漫矿业的?报废车辆凭什么可以下井,下井车辆凭什么可以改装,这是谁给予的银漫矿业的权利?是不是企业内部使用的车辆就可以不遵守国家规则要求?这个问题应该由谁来监管?一个致命的环节,牵出了银漫矿业多处严重问题。

龚格尔:说明大家启动时间跟我们差不多,都在冒险。还是觉得这个时代到了,中国的硬实力、软实力都呼唤着能够面向未来去探索这个领域的片子,被大家感知到了。